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龙骨,终究还是被剥走。

    可龙彦没有收走水幕,白语昔眼睁睁看着祖父被扔进肮脏的洞穴,满身伤痕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她用通音镜和龙彦认错了千百次,也求饶过无数次,可哪怕她喊道喉咙沙哑渗血,龙彦却一直宛若未闻。

    整整一月,白语昔都已绝望到疯乱。

    龙彦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白语昔立即爬向他,抱着他的腿求着:“三皇子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一定好好做您的典妾,求求您帮我祖父治治伤好吗?”

    龙彦却一脚踢开她,居高临下嘲讽:“真该让大家好好欣赏你这难看下贱的模样!”

    白语昔眼中闪过屈辱,她没了龙骨龙脉,如今人不人,龙不龙,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可当她抬头时神情没有半点怨恨,微笑的样子,仿佛把他说的下贱当做了夸赞。

    她甚至还能讨好说:“三皇子,卑妾现在的样子您还满意吗?”

    若是他不满意,她还可以更下贱一些。

    这样……他是不是就会答应救祖父?

    龙彦冷冷盯着她,眼眸内暗芒奔涌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,挑起她的下颚,声音却如同淬了毒的冷:“满意?白语昔,你杀死我孩子的账算的清吗?”

    白语昔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满怀希冀说:“我赔!我可以再给你们怀一个孩子,马上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却被龙彦暴怒打断,“雪茹身体已不堪重负,无法承受秘法,白语昔,你拿什么赔?!”

    白语昔被他狠狠甩开,恰好摔落在水幕边,只一抬眼,她便看见白龙伤口上那不断溢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月没有任何治疗,祖父该是有多疼?

    白语昔忍痛,撑着身体一点点爬回龙彦的身边,小心央求: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该死,我愿意把这条命赔给萧雪茹,只求你放过祖父……”

    可龙彦却冷嗤,“白语昔,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?”

    白语昔的眸光瞬间灰败,她只剩这条命了,如果这都不可以,那她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她空洞着眼,绝望流泪,“龙彦,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祖父?”

    这时,龙彦却缓缓蹲下,伸手拨弄她的的衣襟,意味深长说:“白语昔,你都成了卑贱典妾,取悦男人对你来说应该不难?”

    白语昔瞬间白了脸,下意识远离龙彦,她一动,龙彦当即沉下脸,冷说:“看来,你还是学不乖。”

    白语昔不可置信望着他,不明白他怎么能提如此荒唐的要求?!

    做典妾,她只是一具容器罢了,可取悦他,生下的孩子分明是有自己血脉!到时候,她怎么忍心把孩子交给别人?

    这时水幕里突然传来一阵悲痛的龙吟!

    白语昔迅速扭头,却发现白龙在洞里翻滚着,竟然有一头蛟在撕咬它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白语昔抱着龙彦,碎心哭求,“我做——我什么都做,求求让它停下来!”

    龙彦却挥袖坐在上凳子,不耐烦说:“那就表现给我看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!”

    出了顺从,她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白语昔努力忍着泪,颤抖攀上他,动作生涩,满心荒芜……

    小说《昔颜轻负魂难归》 第6章 最后的清白 试读结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爱家园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2jiayu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