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转眼一月过去。

    整整一月,白语昔亦过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为成为完美的孕体,她必须服下大量毁坏根基的药物,而她新婚夜的美好,也屈辱交代给胎儿移体之时……

    种种耻辱,唯有见到祖父伤势好转时,才有些减轻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仍未醒来。

    “祖父,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?还狠心伤到了你的神魂……”白语昔抚着白龙的鳞片,心痛无法制止。

    神魂之损,不可挽回,遑论有多痛?

    可她如今灵力尽失,连屏蔽痛感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祖父,都是小昔的错,若是我当初听您的话,没有招惹龙彦就好了……”白语昔呜咽着,懊悔像巨山一样,压得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招惹龙彦,白龙族就不会轻易被分崩,祖父堂堂战神又怎会沦落到连伤药都求不到。

    如今,她除了腆着脸求龙彦,完全没有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无助如浪潮般涌来。

    白语昔忍不住像从前一样握住祖父的手寻求安全,哽咽问着,“祖父,小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时,白龙的龙爪微弱颤动了一下,白语昔瞬间坐直,激动到语无伦次,“祖父,你听得到对不对!”

    眼泪流的更凶,可白语昔却笑得灿烂,还说:“祖父!小昔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抹了一把泪,认真说:“祖父,小昔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殿门处却传来尖锐的嘲讽,“白语昔,你如今不过是自身难保的阶下囚,还想着救这老头,做梦呢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萧雪茹,而她穿着的正是金色的王妃正装。

    白语昔认得,那裙摆处流光溢彩的珍珠,分明原是自己那凤冠上的宝珠,是祖父曾不远万里为自己寻来的百岁生辰贺礼!

    可如今!!!

    好一个龙彦!

    白语昔盯着珍珠,恨得唇都被她咬出血痕。

    萧雪茹欣赏这白语昔的屈辱,只觉得快意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白龙,又故作姿态说:“啧啧,真是可怜呐!白语昔,要是这死老头知道你靠卖身才给他吊着命,你说他会不会气得魂飞魄散?”

    白语昔心中一寒,警惕挡在白龙面前,怒道:“萧雪茹,你要干什么!

    可萧雪茹却突然变脸,一巴掌甩了过来——

    “放肆!区区卑贱典妾也配直呼本王妃名讳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白语昔被打的摔倒在地,疼的半边脸都麻了,内心更是翻江倒海般难受。

    可她再恨,在怨,却只能忍耐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倔强护在白龙面前,一字一句说:“三皇妃,这也是你祖父,你诅咒他就不怕遭天谴吗?”

    萧雪茹却嗤笑说:“他算我哪门子祖父!这老头眼里只有你白语昔!我同样有白龙血脉,可无论是功法,宝物,我哪点比得了你!”

    白语昔被这番无耻的话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忍着愤怒,为祖父辩解说:“三皇妃,你是蛟,蛟和龙所用之物本就不同!”

    蛟的承受能力远逊于龙,稍有不慎甚至会爆体而亡!

    可祖父的苦心竟然被萧雪茹曲解至此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爱家园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2jiayu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