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两天后……

    顾蓝在一间平房中醒来。

    一位老者见顾蓝醒来,喜极而泣,他急忙拿过床头的水杯,用小勺喂到顾蓝的嘴边,“小小姐,你终于醒来,先喝点糖水吧。”

    顾蓝认识他。

    叫徐修,是专门替顾家打理花园的老户农。

    “徐爷爷,这是什么地方?你不是回老家照看外孙女了吗?”

    上个月他跟顾惜请辞的时候,说乡下的老伴去世了,他要回去照看外孙女,当时顾蓝就在顾惜的身旁。

    徐修抹了把眼泪,“小小姐,这里就是我的老家,我的外孙女也走了,我睹物思人,本想回顾家,继续做工的,结果却看到小姐被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徐修想到那个场景,再次老泪纵横,小姐从小到大,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。  

    他摸了把眼泪,对顾蓝说,“小小姐,小姐已经没了,从今以后,你就以我刚刚过世的外孙女孟岚的身份活下去,待到你羽翼丰满之时,一定要替小姐与老爷报仇。”

    十五年后。

    东坪镇中医诊所内,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女,慵懒的坐在诊所的塑料椅子上,少女低头玩着手机,纤长的手指,白的近乎透明,惹了不少人侧目。

    只是少女一抬头,别人就会发现,她的整半张脸,都被一块灰黑色的胎记覆盖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块上好的美玉,有了一处瑕疵。

    东坪镇不算大,诊所的几个医生都认识她,对她脸上的那块胎记也不觉得奇怪,笑呵呵的打招呼,“岚岚,又来给外公配中药呢?”

    顾蓝收起手机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从妈妈死的那一天晚上开始,顾蓝就以徐修的外孙女孟岚的身份活着。

    徐修的女儿生孟岚的时候难产,孟家选择了保小,却没想到生下来的,是个女孩,而且还是个脸上长了胎记的丑八怪。

    孟家不想要一个怪胎,就把女婴扔到了乡下的外婆家。

    只是女孩有先天性疾病,活到六岁,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从此,顾蓝继承了关于孟岚的一切,包括脸上的那块胎记。

    那人又笑道:“岚岚,你外公吃的那个中药方子到底是谁给开的啊?我上次按照你那个方子给我奶奶也抓了几幅吃,真管用,前几天老太太还跟我说,胸口疼的老毛病减了一多半了,我想让那位神医也帮我奶奶瞧瞧。”

    顾蓝从塑料椅上起身,淡淡的瞟了一眼取药处显示屏上的号码,17号,跟她手上的号码重合。

    她要的中药配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开的。”顾蓝懒洋洋的说。

    那人一愣神的功夫,顾蓝已经去取药处交钱拿了药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顾蓝的背影,啧了一声笑骂道,“小丫头片子,这都敢吹牛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”

    那个方子他是问过老中医所长的,配法巧妙精准,却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年过半百的老中医所长看着方子都惊叹连连,甘拜下风,更何况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片子?

    顾蓝没心情跟她解释那么多,提着一大包中药材回家。

    还没到家门口,远远地就看到胡同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,这种级别的车,倒不至于入了顾蓝的眼,只是东坪镇大多是本本分分的农民,从没见过有人会高调的买这种车出入。

    顾蓝没把这个放在心上,只是前脚刚踏进院子,就看到徐修拿着扫把将一对穿着讲究的男女从客厅里赶了出来,“滚!你们给我滚!我家岚岚,就是在这种小地方一辈子,都不会去大城市嫁给一个植物人!你们这群畜生给我滚,滚!”

    顾蓝眸光一沉,疾步走了上去,护在徐修的面前,冷眼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,“我外公让你们滚,门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听到顾蓝喊徐修外公,又见到她脸上的胎记,眸光一闪,上前一步想要捉住顾蓝的手,却被顾蓝躲开:“敢碰我,信不信我折了你这双爪子?”

    男人身后的女人,满脸鄙视的上下打量顾蓝几眼,嗤笑道:“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,一点教养都没有,老公,既然正主来了,咱们也不用再跟这个老头子多费口舌了,先介绍一下,这位是你的父亲,我是你的继母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爱家园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2jiayuan.com